ASMR:到目前為止我們對這種獨特的大腦現象的了解

ASMR 是全球 YouTube 上第三大最受歡迎的搜索詞。但如果你沒聽說過,它代表自主感官經絡反應。

ASMR 是一種複雜的情緒狀態,只有某些人在聽到、看到和感覺到某些“觸發”時才會體驗到,例如耳語、微妙的手部動作和輕觸。這種感覺被描述為從頭頂開始的刺痛感,可以向下蔓延到頸部和四肢。刺痛的感覺是波浪式的,是一種“恍惚”的沉浸狀態,伴隨著欣快和放鬆的感覺。

自從這個詞被創造以來,在過去的十年裡,人們對 ASMR 的興趣激增。 2009 年開始在 YouTube 上的一段簡短的竊竊私語視頻已經在網上瘋傳。所謂的“ASMRtists”在他們的視頻上收集了數百萬次觀看,這可以引發這種恍惚般的欣快放鬆狀態。

不幸的是,研究並沒有完全匹配公眾的熱情,只有少數期刊文章關於這個主題,但下面這些是我們已經知道的。

experience ASMR

常見觸發器

並不是每個人都會經歷ASMR,但是對於那些經歷過的人,我們現在知道他們報告的內容是一致的。首先,我們知道 ASMR 通常出現在童年時期。其次,雖然人們有自己獨特的品味,但 ASMR 的觸發因素卻有著驚人的一致性。常見的觸發因素包括輕觸、耳語、輕聲細語、密切關注個人、微妙的手部動作和清脆的聲音。

誘發 ASMR 的情況通常涉及這些觸發因素的組合——例如理髮,或看著某人完成諸如疊衣服之類的平凡任務。因此,最流行的 ASMR 視頻模擬這種觸發分層也就不足為奇了。

大腦刺痛

已經有三項關於 ASMR 的腦成像研究。當報告的刺痛感實時發生時,一個人查看了激活的區域。該研究調查了 10 名經歷過 ASMR 的參與者,並讓他們在 fMRI 機器上觀看 ASMR 視頻。

該研究表明,ASMR 刺痛期與涉及情緒、同理心和親和行為的大腦區域的激活增加有關。這些結果是初步的,基於小樣考量的,但作者將 ASMR 比作照顧和梳理行為,表明 ASMR 激活了參與社會情感聯繫的神經通路,這個想法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研究的支持。研究表明 ASMR 可以讓那些體驗它的人感覺與其他人的聯繫更加緊密。

另外兩項腦成像研究採用了不同的方法,通過檢查靜息狀態大腦活動(當人們只是躺在掃描儀中)與患有和未患有 ASMR 的人之間的差異。他們發現患有 ASMR 的人的神經網絡不太明顯且更混合,這表明 ASMR 的發生可能是因為抑制我們從感官中獲得的情緒反應的能力下降。

這聽起來可能是件壞事,但並非必須如此。我們都會整合來自外部世界(視覺、聲音、氣味)的信息,從而產生情感體驗。但是我們這樣做的方式可能因人而異。

抑制我們內在世界和外在世界之間的聯繫的能力越強,可能意味著更強烈的積極情緒體驗,例如從我們最喜歡的音樂中獲得雞皮疙瘩或體驗複雜的情緒,以回應藝術。事實上,我們知道經歷過 ASMR 的人也更有可能經歷其他復雜的多感官體驗,如音樂引起的寒戰和聯覺。

chinese ASMR

更有同情心

除了神經差異之外,研究人員還試圖了解 ASMR 患者與未經歷 ASMR 的人有何不同。總體而言,研究表明,體驗過 ASMR 的人更傾向於擁有更身臨其境或引人入勝的體驗。

ASMR 的人在“開放體驗”的人格特質上得分更高,這反映了想像力、求知欲以及對藝術和美的欣賞。

患有 ASMR 的人也更有同理心,至少在兩個同理心的衡量標准上是同情和關心他人,以及讓自己沉浸在想像和虛構中的能力。

治療工具

快速瀏覽一下 ASMR 視頻的評論就足以讓您相信 ASMR 確實在幫助人們:改善情緒、緩解失眠,甚至消除孤獨感。

我們現在有初步的科學證據來支持這些傳聞。患有 ASMR 的人在觀看 ASMR 視頻時心率會顯著降低。這些壓力減輕與正念和音樂治療期間的壓力減輕相當。但是,ASMR 是否可以而且應該用作一種有效的治療形式仍然未知。

對於 ASMR 研究來說,這是一個激動人心的時刻,因為我們還不知道的還有很多。如果它可以成為一種新的治療形式,未來的研究可能想看看是否每個人都有可能體驗 ASMR。希望有一天,研究也能回答為什麼只有一些人會經歷這種獨特的現象。更多ASMR資訊,請收藏ASMRVOICE—中文ASMR全球作者導航網站。 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